• 鹦鹉戏蝶图-胡湄

    胡湄  

    胡湄的花鸟喜仿宋人笔,工笔重色,细至艳丽。花朵用胭脂设色,鲜嫩可爱,墨绿树轩作为视托,层次向背各自分明。鹦鹉的羽毛用白粉工笔勾描,显示羽毛柔绵的质感,整幅无一懈笔,连青铜架上的绿绣、红霉斑均细致地表现出来。

  • 五老图-黄慎

    黄慎  

    此图以宋代苏东坡等五学士聚在一起品评诗文为画题。以工笔细写人物,水墨晕染山水,取法没骨,具秀润挺秀之趣。双松耸立,工写兼备。人物皆以铁线描勾画衣纹,各具情态,或坐或立,均传神生动。整幅画韵清神足,反映了学士们高雅的精神面貌。

  • 松溪石壁图-弘仁

    弘仁  

    山水笔法介于倪、黄之间,而自具面目。山石尚简,用干笔淡墨勾勒,线条爽利,转折处或圆转或露棱角,少皴擦而有山石方硬的形体;松树清姿疏朗。布局精密,结构严谨。由于他从黄山、武夷诸名山胜景中汲取营养,重视师法自然,因此,作品格调不同于倪瓒的,少荒凉寂寞之境而多清新之意,直师造化而别开生面,真实地传达出山川之美和新奇之姿。

  • 春风香国图-汪士慎

    汪士慎

    图中画梅、兰、竹、白牡丹四物。位“四君子”之列的梅、兰、竹是文人画中常见的题材,用以象征文人雅士的高洁品格,而牡丹则往往在宫廷绘画中出现,具有富丽华贵的贵族趣味。将两者集于一幅画面之中,这不能不说是汪士慎的一个创意。全图突出一个“香”字,表现春天的勃勃生机。在汪士慎的笔下,春天不是百花争艳,万紫千红,而是冷艳清丽,幽香缥缈,悄然生长着的稚嫩的梅枝和幽篁,随风摇曳的兰花,甚至白牡丹,也变得幽雅而含蓄。这正是汪士慎独特的审美趣味。图中的墨笔与牡丹枝叶的绿色以及白色的花朵奠定了淡雅的冷色基调,红色的兰花是点睛之笔,使画面在清冷疏秀之中不乏生动活泼的韵致。汪士慎的花卉不仅具有人格化的品质,也是他清高孤傲、安贫守素的自身写照。

  • 孟母教子图-康涛

    康涛  

    画面下方描绘了孟母断机教子的情景。在图的中心位置,孟母侧身立于织机边,左手指机,右手执刀,似在训教;右下方,孟轲面朝母亲弓身拱手、毕恭毕敬地站立,那神色专注的样子,未脱顽童天真稚气,表现出对母亲极其恭顺。人物造型古朴生动,线条纯熟,面部表情描绘深刻,显示了作者长于人物画的功力。

  • 着色山水-查士标

    查士标  

    查士标精于绘画,笔墨疏简,风神闲散,意境荒寒。书法作品布白稀疏,线条粗细对比明显。运笔变化笔锋,粗笔凝重,细笔灵活。诗联色彩灿烂,氤氲虚幻,仿佛看到一幅幅画面。画家笔下的诗句视觉形象和线条造形尤其简朴闲散,不同米颠的八面书锋,风樯阵马,而是一种看到老树昏鸦的幽隐期约,使人浮想联翩,大隐于市、超然尘外的闲情逸致表现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