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弈候约图-佚名

    佚名  

    《山弈候约图》是中国辽代的一幅画作,出土于辽宁省法库县,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画面云山、树石、楼阁、流水浑然一体。上部峭峰陡起,雄伟奇特,茫茫的白云如海;中部一座两层楼阁,院内 2人对坐而弈,一书童持物前来;下部溪水如镜,路有 3人,长者策杖信步前行,后随 2个小童,一背负较大的酒葫芦,一肩负长大的琴囊,似是赴约入山而来。山上山下两组人物互为呼应,候友者弈以待约,来访者荷琴酒而至,组成了一幅耐人寻味的生活画面。在山石楼阁之间,溪水岸旁,点缀着挺健茂密的劲松。青绿的山影,红色的楼阁,苍翠的树木,构成了特殊的景观。此画的艺术风格接近荆、关、李成一路,与江南董、巨一派迥然有别。

  • 竹雀双兔图-佚名

    佚名  

    此图1974年在辽宁省法库县叶茂台七号辽墓出土。双钩墨竹一丛,其中三竿竹上分踞三只麻雀,不管是理羽、觅食,还是向下俯视,神态各殊。分踞左右的两只灰兔,活泼清新。整幅画面具有很强的装饰性的对称性。生活气息也相当强烈,从中不难窥见花鸟画刚摆脱从属地位,开始形成独立画种的特点。同时,不难了解到辽代绘画的艺术与中原的密切联系,又别具一格,值得珍视。

  • 腊梅山禽图-01-赵佶

    赵佶

    一株腊梅斜出,枝干被山雀所压略弯但依然劲挺欲直伸,极富弹性,此对山雀一正一背相互依偎倚正相生,枝头几点黄梅怒放,似有阵阵清香袭来。瘦金体右下题款和左下跋诗以及腊梅根部两丛花草,弥补了因鸟在画中心比重较大而显头重脚轻之弊病。整体刻画工整细腻,疏朗有致,明快大方。

  • 松寿图

    马远

    一文人闲坐石台之上,仰目远眺,旁侧一童子持杖侍立。临溪疏竹丛生,远山寥寥而成。山石用斧劈皴,松树用笔奇崛。右下角行书“马远”单款,画幅上端有宋宁宗赵扩行书七言诗,落款“赐王都提举为寿”。马远字遥父,号钦山,河中(今山西永济)人,为南宋光、宁二朝画院待诏,为南宋四大家之一。擅山水画,喜用简练构图与斧劈皴,影响深远。此图流传无考,近代曾经王麓泉收藏。

  • 罗汉图-07-刘松年

    刘松年

    此画风格属于刘松年工整细润一路,是他晚年成熟的作品。画中人物用铁线描绘而成,线条流畅有力。服饰与面部均刻画得极其精细,用笔沉着稳健,神形兼备。画中罗汉与小和尚的僧袍色彩在多样变化中求得协调和统一,树木与山石注重写实。特别是树石的用笔,勾勒与皴擦,墨色浓淡相间,充分表现出了树干与山石的坚硬质感与体积感。枯树满身结疤和苍老坚硬的枝条与后面一棵枝叶浓密的树形成强烈对照,表现出了大自然所蕴涵的无限生机。浓密的枯枝与树叶衬托出疏朗的人物,形成疏密的对比,使人物形象在画中十分突出。此幅作品称得上是山水画和人物画完美结合的成功之作。这幅《罗汉图》虽然取自佛教题材,实际上已有着明显的世俗化的倾向。在意境表现上,画家通过对山石树木等自然景物的精心布置和渲染,营造出一个草木丰茂、秋清气爽、山果飘香的画境。罗汉与小和尚置身其境,神情悠然自得,营造了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之间互相依存的祥和气氛。另外,这幅《罗汉图》在艺术处理上吸取了佛教壁画在佛像头部画上佛光的方法,其表现手法是十分高超的。罗汉头像的佛光就如聚光灯一般,如雾如纱。朦胧中一组树枝隐约可见,使画面的虚实对比更加强烈。

  • 溪山行旅图-范宽

    范宽  

    《溪山行旅图》是由北宋的范宽所画,墨笔绢本。此图一改常规构图,迎面耸立、雄壮浑厚的大山头被置于画面的重要位置,顶天立地,极具质感,造成一种撼人心魄的视觉效果。在画幅右下角草丛间,有“范宽”二字款,还有董其昌“北宋范仲立溪山行旅图”题字。此画单从构图方面说,应属下平易之境,但它却产生了非凡的力量,究其原因一是造型的峻巍,其次是笔墨的酣畅厚重。